岂曰无衣

250fo点梗

平板延迟性好高啊,哭惹,才发现250fo了。

点cp见tag

我还有好多文没写来着(超小声)

【羡澄】小甜饼

失踪人口回归!

【企图拣回存在感】

cp羡澄羡澄

忘了从哪看到的梗,就想写。

依旧短小。

平板打字真的废【哭泣】




“澄澄~”

魏婴仿佛叫魂一般拖长了音调,一双桃花眼上下游离,眼角勾着浅笑。

江澄眼皮也不掀一下,抬手就是一筷子肉沫茄子塞进人嘴里。

“澄澄~”

一筷子红烧肉。

“澄澄~”

青菜。

反复几次,桌上的菜被尝了个遍,魏婴突然敛了笑,目光定定地落在江澄的脸上。

“阿澄。”

江澄终于高抬贵头,愣愣地看了他半晌,像是猛然明白了什么似的脸色大红。

筷子夹在指尖无意识地转动几下,他抿唇想了又想,才稍稍俯身,给了魏婴一个极轻又极甜的吻。

“你可别告诉我猜错了。”

江澄躲躲闪闪地避开他炽热的目光,纤长的眼睫落下一片脆弱的要阴影。

“怎么说……”

耳边传来一阵低笑,魏婴餍足地舔了舔唇,好不得意地勾唇。

“就算猜错也是我赚了。”







以上纯属想象。






现实



江澄抬眼瞅他,凭着自己多年与魏不要脸相处的经验万分肯定地想。

这货想挨揍!!!

“澄什么澄!要吃自个儿夹去!”

魏婴:“……”

寒风萧瑟吹我脸,

吾妻傲娇伤我心。

“emmm……澄澄,其实我想吃你哦。”

“莫挨老子!!!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因为下一篇是虐哦,我先给你们甜一甜hhh


【宁澄】

#冷CP宁澄!弱攻强受我磕爆!

#魔女梗,非性转!有黑化宁出没!

#我的本命CP果然还是all澄|・ω・`)






流传皆说魔女与孤儿乃标准配置,江澄发愁地掐了掐面前人的小脸,厚颜无耻地顶着小孩委屈的目光恼火地想。


可老子是男巫啊!


哪来的功夫养人?


他挥手想让人从哪来回哪去,可罪魁祸首颇有先见之明地一蹬扫帚,瞬间逃之夭夭,只留一句不甚清晰的嘱托。


“别给我养死了啊!”


这声音遥不可及,却成功吓得小孩默默打了个哆嗦,也成功气得江澄脸色发青,恨不得把他揪回来摁在地上使劲摩擦,好好体会一下什么叫做滑板鞋。


别养死了?!当人宠物呢!


正在气头上,孩子小心翼翼抬头看了他一眼,已是十来岁的年纪,两眼乌溜溜地镶在白净的脸上,怯懦的神色让江澄不由一愣。


这样一看,倒真是像极了他的那些奶狗。


江澄烦躁地抓了几把头发,半饷,才不情不愿似地向他伸出手去。


“行吧行吧……我养就我养,不过多口饭而已。”


男孩是个遭罪惯了的,对这意外的示好犹豫不决了半天,才小心翼翼地抓住他的手,紧紧攥着,仿佛得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珍宝。


江澄不由叹了口气,心底蓦地升了几分怜惜,俯身一个用力将人揽进自己怀里,敲了敲扫帚,向自家飞去。


这坐骑一向野惯了,平日江澄也不怎么管过,任由它去,可今日不行,小孩被这扫帚随心所欲的飞法吓得三魂去了七魄,也忘了他先前是如何拘谨,一个劲的往江澄怀里缩,生怕自己甩了出去。


江澄没想到他这般大的力气,被撞得直往后仰,忙一边抓住肩膀,一边给了那扫帚一巴掌。


扫帚:……


委屈,但说不出来。


不明所以的小可怜乖乖收了性子,从赛车飙回了小绵羊。


小孩瞬间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,肩膀一缩逃离了他的怀中,耳根烧得通红。


江澄一下子也不明所以来,抓着头发不晓得该说些什么,半饷才断断续续憋出几个字。


“我、我给你取个名吧。”


这话一出,男孩还没觉得怎样,努力消除存在感的扫帚率先给了反应。


它诚实地抖了一抖。


小孩敏感得很,一下子感觉到了什么不对。


果不其然,江澄盯着他毛茸茸的脑袋,灵机一动。


“就叫毛毛吧。”


小孩:……


当真是清新脱俗的好名字。


这下他也顾不得什么拘谨不拘谨了,回头冲江澄认真地道:“我有名字了。”


江澄一愣,手一用力险些将头发扯下,尴尬地笑了笑:“哦……挺好……”


小孩也觉得不太对,下意识抿唇一笑,轻声细气地给江澄造了一个台阶:“我叫温宁,你叫我毛毛也行。”


江澄被这一笑感动得不知几几,等一回了家便把蹦出来的黑猫直接塞进了温宁的怀里,相当自豪地介绍了一番自家。


忘了说了,这可怜猫咪叫做旺财。


温宁:……


他看着江澄的笑颜,颇为艰难地笑了笑:“好名字。”


旺财显然被他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给惊到了,忧愁地抬起软垫捂脸,纤长的胡须一抖一抖。


这以后,谁还阻止的了江澄取名。







江澄不是个正经巫师样,整天咒语不学,魔药不炼,窝在家里撸猫撸狗撸温宁,连扫帚都被他撸咕噜了皮,没事儿去个集市还要招几朵烂桃花回来。


温宁皱眉了几次后,终于有了点脾气,把赶集的任务揽到了自己身上。


直到有一次被几个少女调戏得落荒而逃。


生活不易,江澄叹气。


商量了半天,干脆两人一起。


温宁高兴了,一路攥着江澄的衣角不肯撒手,连江澄被人搭讪都笑得出来。


?!


等等!


搭讪?!


温宁一下子回了神,抱着江澄的手臂警惕地看着对面。


金发碧眼的男子套着笔挺的制服,腰带上的标志让温宁看得分明。


是王室哦。


在这东西方的交界,四处可见不同发色的美人,怎么就偏偏看上了江澄。


江澄哪料得到自家小孩正在暗暗贬低自己,想着要待人友好,忍着无聊听完了对方夸夸其谈的一番告白。


等人意犹未尽地砸吧了一下嘴,抬手便是一拳糊在了王子殿下英俊不凡的脸上。


“我是男的。”


然后转身就走,还不忘用他的衣服擦了擦手。


今天又是友好的一天,江澄想,他可是听人说完了话才动手的。


温宁瞬间安了心。


虽然他家巫师大人颜值高,但他情商低啊。


这一高兴,江澄要干什么都随他去了,直到晚饭时间。


温宁对着眼前这仿佛马赛克一般的食物大眼瞪小眼了片刻,忍不住委屈地冲江澄撇撇嘴。


“您这是魏婴大人附体了吗?”


魏婴便是那将他丢给江澄的罪魁祸首。


“胡说。”江澄眉开眼笑地去戳盘里大红大紫的辣椒:“魏不要脸哪有我厨艺好。”


温宁以前风餐露宿惯了,养到现在还吃不得多少辣,为了孩子,江澄一下从大鱼大肉退回了清汤挂面,心中怎一个委屈了得。


也就比那蓝家的菜谱好点好嘛。


———tbc———


emmm没写完|・ω・`)


下次再肝吧


难得的大粗长【疯狂暗示】





占tag致歉

这次200fo没有统计,是随机抽三楼,所以……


确定CP为


湛澄


轩澄


湛羡薛澄


到时候会@被抽到的小可爱(๑• . •๑)


【羡澄】

#CP羡澄羡澄羡澄!

#给群里一位小可爱的甜饼。

#双性转百合预警!!!


魏婴极爱看江澄抹口脂时的样子,晶莹的,香甜的,让她总想好好品尝一番,哪怕被小师妹恼羞成怒地揍上一顿也乐此不疲。


可江澄不爱呀,平日总是一张脸素面朝天,半点胭脂水粉不要,只有待人接客时才敷衍似的涂上一点。往往这个时候便是魏婴最积极的时候,拼着大无畏的精神也要为江澄抹上那一点红妆。


小师妹刀子嘴豆腐心,柳眉一横凌厉得吓死人,嘴上却不甘不愿似的放了她这一回,分外乖巧地阖上眼,像是等着她偷亲一般。


和性子不同,江澄的唇是极软的,总让魏婴下意识地深陷其中,连口脂抹歪了都不甚清楚,气得江澄老爱掐她,骂她一点小事都做不好。而这时,魏婴便会笑嘻嘻地扑上去一亲芳泽。


唯独一次江澄拦住了她,一双杏眸亮如星辰,本是淡粉色的唇染着一抹艳色。


“魏无羡。”她说,“你当真是爱装傻充愣,你我明明心知肚明的。”


魏婴似是充耳不闻,拨开江澄覆在口鼻上的手,浅笑印下一个吻。


明白什么?眼前这个人,从头到脚就算是一根头发丝她都喜欢得紧,哪谈得上什么爱看不爱看,只不过是想找个借口亲一亲而已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本来说好不写了来着hhhh


真香|・ω・`)


[湛澄]

#150fo点梗文

#CP湛澄湛澄!

#金主湛×替身澄,脑洞源自100fo点梗时一位小可爱的点梗|・ω・`)

#依旧是魏哥白月光(ಡωಡ)

#无车无车!!

#阿澄自言自语时间到(。・ω・。)ノ♡






日落西山时,流水正潺潺徘徊在江澄的脚下,他怀中攀着两只雪团,看似脆弱易折的长耳颤颤巍巍地抖动着,三瓣嘴飞快地啃食江澄手中的菜叶,仿佛下一刻这美食便会不翼而飞。


蓝湛不爱宠物,但对这群白兔异常的执着,日日好吃好玩地供着,寻常下人更是见都不得见一下。


江澄毕竟不算下人,近来又刚结束一个通告,乐得清闲,干脆揽了喂食的工作,顺便避一避那蓝大总裁。


不过这半日闲也偷不得几时,女仆犹犹豫豫地走上前来,紧攥着衣摆不敢说话。


江澄只消一眼便明白得一清二楚了,搂着雪团冷笑道:“怎么,又在酗酒。”


不待人回答,他又自顾自地笑了场。


“不对,那点酒量算什么酗酒。”


女仆等了片刻也不见江澄有动身的迹象,忍不住出言提醒:“江少爷……”


江澄充耳不闻,逗弄着白兔吃掉剩下的菜叶,才拍了拍手,从水中站起身。


女仆忙取下一旁木架上的毛巾,躬身递给他。


江澄摆手,放下卷起的裤脚,鞋也不穿,踩着地毯直接出了温室花园,留下一个个湿漉漉的脚印。


蓝湛早就知晓他这番习性,特地吩咐人于家中上下铺满了厚重的羊绒毯,任天气如何都不会受凉。


江澄倒觉得他是不怀好意,有了遍地的地毯,某些运动哪还用得着在床上做。


变态!






醉了酒的蓝湛要比以往温柔得多,纤长的眼睫微微颤抖,呼吸也带着一点酒香。


江澄倚在办公桌边,目光一寸寸从他的眉眼落到交叠在腹部的双手。


蓝家出了名的规矩雅正,陷在高背椅里熟睡也端庄的和什么一样。


躺尸。


江澄暗啐了一句,倒是先把自己逗笑了。


若是蓝湛还是清醒的,怕是要将他按在桌上好好惩罚一番,可他现在不是,江澄便无趣地撇撇嘴,恨铁不成钢般用力戳了戳他的眉心。


而后江澄转头,目光飞速掠过身边高大的橱柜,神色蓦地冷了下去。


那里锁的不过是些照片及寻常的小物件,旁人不解其意,可江澄怎能不清楚。


魏婴。








若论江澄和蓝湛的人生,大抵都绕不过魏婴此人。


他于江澄,是细水流长,年少懵懂,是呼吸、心跳,不可忽视,不可或缺。


而于蓝湛,则是惊鸿一瞥,回首心动,他已成为刻在梦中的光,多年无法忘怀。


奈何心死光灭。


江澄常想,魏婴这人当真是绝情。


一人身死,负得两番情深。








“魏婴……”


蓝湛眼睫一颤,细碎的声音从喉咙间传出。


江澄薄唇轻抿,拆下缚在手腕上的布带胡乱将一头长发束起。


布条是红的,鲜红的,一如少年最后留下的颜色。


而后他径直坐上蓝湛的膝头,俯身掩上他的双眼,唇角微挑,一张俊美的脸忽的鲜活起来,俨然是副多情浪子的轻佻模样。


“蓝湛!”


他笑道,声音清亮,合着少年的莽撞无知与神采飞扬。


“要一起喝酒吗?”


他是绝佳的演员,也是绝佳的替身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狗血梗真好玩⊙▽⊙


我脑子一抽差点写了羡澄(ಡωಡ)hiahiahia


还好及时刹了笔|・ω・`)


这篇其实早就写好了|・ω・`)


[all澄]江宗主吐的是谁的花

#万能花吐症(ಡωಡ)

#CP all澄all澄!!!不喜勿入。

#50fo点梗文。



江宗主得了花吐症!


不出半日, 这消息便传遍了修仙界,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,各路人马蠢蠢欲动。


可惜莲花坞早早便关了门,任谁求见都一概拒绝,上至管事下达奴仆统统闭紧了牙关,半分信息都不透露。


这现象更是让云梦人民一锤定音,纷纷留下了喜极而泣的眼泪,露出了姨母般的笑容。


江宗主终于有心上人了!!!


而某些人则是陷入了癫狂模式。


那狗日的是谁?!!拉出来打死先!!!


魏无羡便是其中之一。


他一大早的被管事踢出了莲花坞,想翻墙又被护卫戳了出来,蹲门口急得挠心挠肺。


妈的!你TM倒是告诉我是啥花呀!!!


幸而有侍女是个藏不住话的,悄咪咪给一群八卦人士透露消息。


好像是莲花。


云梦人民喜大普奔。


心上人是自己人!


魏婴一蹦三尺高。


莲花哦!!!说不定是我!!!!!


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夷陵老祖再一次勇闯莲花坞!


然后被揍出府门。



侍女又曰:


好像还有玉兰。



姑苏人民锣鼓喧天。


恭喜云深不知处单方面结亲莲花坞!


双璧对视,心有灵犀一点通。


你一三五,我二四六。


好。


而后配剑一踏,带着礼单直奔云梦。


被揍出府门。



侍女回忆:


金星雪浪也有。



兰陵人民喜闻乐见。


祝贺云梦兰陵亲上加亲!


敛芳尊瞬间崩了表情,高速运转的脑壳子一下从结婚飙到了孩子叫啥。


他打算去向江宗主咨询一下。


被揍出府门。


侍女合掌:


还有海棠。


清河人民奔走相告。


恭喜聂宗主喜提三毒圣手。


一路崩坏的聂宗主扇子狂摇。


我不知道!


我不知道!


我真的不知道啊!


然后拎着聘礼出门。


被揍出府门。


莲花坞内。


金•计划通•凌:“今天来向我舅舅提亲的,统统记上黑名单!”


众人:“得令!”




蒙在鼓里的江宗主:我日,谁他妈在我床上撒花瓣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依旧是短小的一篇|・ω・`)


我果然还是适合沙雕(*/∇\*)


记个脑洞



辛辛苦苦几十年,一朝回到解放前。


江澄好不容易升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,某天睡了个觉。


哦嚯!!!


凉凉。


回到穿越第一天他也就忍了,修为这种东西重修就行了。


可是!!!


TM后宫全变成汉子是什么神操作!!!


啊?!!!!!!



青梅竹马魏无羡


神仙御姐蓝曦臣


高岭之花蓝忘机


魔教妖女薛成美


女扮男装金光瑶


傻白傲娇金如兰


最终BOSS聂怀桑




一个疑似长篇的脑洞,有太太想写吗?|・ω・`)


没有的话我只能自己……呵,我才不会写。


我写写段子勉强可以,长篇就算了。(๑˙ー˙๑)


[湛羡薛澄]论双鬼道的默契一致

#没啥想说的,先放个预警吧。

#all澄向湛澄羡澄薛澄!!!!

#来自 @XCZCBLBJ(清雾) 的魔鬼cp。

#非点梗文。


魏婴与薛洋总是能够在某些出人意料的方面争执起来,以至于大打出手。


比如现在……


“放屁!!!”魏婴拍案而起,手指险些戳到薛洋的鼻尖,声音几乎可以与男高音媲美,“这题明明该先做辅助线!你证不了俩线相等你他妈怎么做?!!!”


“做屁的辅助线!!!”薛洋不甘示弱地跳了起来,桌子被他撞的一震,圆珠笔滚至边缘摇摇欲坠,“这他妈就是个平行四边形!还用得着你来证相等?!!!”


两人对视一眼,火星点燃了某个不知名的引线,战火噼里啪啦炸了满天。


“干架?!”


“去操场!”


俩沙雕相扑选手般互相扭打着出了门,徒留江澄一人风萧萧兮易水寒。


江澄:不……不是?!你们不能先教完再打吗?!这题到底咋写啊!!!


江澄:吾儿叛逆伤吾心。


“可以不用他们的方法。”


不知何时出现的蓝湛俯下身,握住江澄的手在草稿纸上列下几个公式,“你先证垂直试试。”


傻甜江恍然大悟,热泪盈眶地给了心机蓝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
“多谢,我请你吃雪糕吧。”


蓝湛推了推镜片,面无表情的脸罕见地多了分绯色。


“好。”




等魏薛二人灰头土脸地回来,江澄已经和蓝湛潇潇洒洒携手天涯了。


除了干架,双鬼道还能如此默契一致的,大概只有丢媳妇了。


魏/薛:What?!!!发生了啥?!!!





蓝湛:你狂任你狂,你蓝大爷终究是你蓝大爷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终于回归沙雕本色∠( ᐛ 」∠)_


莫名开心ヽ(○^㉨^)ノ♪